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网友自拍  »  我的妈妈老师
我的妈妈老师
妈妈是我们学校的老师,在我们镇属于很漂亮的,皮肤白皙,身材凸凹有致,曲线优美。我敢说在城市里也不输大部分女人,特别是那股成熟的女人味更让她的吸引力难以抗拒。我的一个同学曾羡慕说:要是我妈有你妈一半那么好,我就满足了
  他毫不忌讳的说:我梦中的理想女人就是张老师这类型的。有次跟一个小学就退学做小混混的邻居一起在家玩游戏机,他说你妈真是极品,你爸肯定爽死了,我对他的无礼很反感:你吃饱叼没事,瞎说什么,你他妈还玩游戏不!他自讨没趣,玩了一会他说不玩了要去上厕所。
  他进去半天不出来,我喝了许多可乐玩游戏投入自然憋了很久尿,就去催促他。他慢吞吞出来,我刚一进去就闻到一股烟味,我说:你他妈在我家抽烟,搞得乌烟瘴气的,欠扁啊!蹲在便池,我发现不对:我妈这两天换的内衣裤乱乱的,有翻动的痕迹。拿起一条内裤竟有黄浓的液体附在上面,一闻一阵浓精液的味道,还是新鲜有点热的。这家伙竟然拿我妈内裤打飞机,我靠!
  我清洗了那条内裤出来对他臭骂了一顿,他无赖地笑道:「没办法,你妈的味道实在太引诱人了,比我搞过的那些鸡好闻多了。想想就爽翻。」我心想:就你他妈一个小痞子,也想吃天鹅肉!自那天起,我就不再邀他来家里玩,平时也尽量避而远之。最让我气愤的是,那天我妈回家发现丢了一条未洗的蕾丝花边的内裤,那天只有他来过我家肯定是他拿走了!
  10点半,我打开电脑听了半个种左右歌曲,妈妈来敲门叫我去洗澡。爷爷奶奶已关掉电视上三楼卧房休息,爸爸也回睡房了,他明天还要出差赶凌晨第一班飞机!
  我见客厅没人,偷偷隔着妈妈的薄睡衣抓一把她的胸,妈妈小声骂道:「你不要命啊,你爸没睡着呢。」我撒娇似地笑着抱住妈妈,把头埋在她胸部:「儿子要吃妈妈奶,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我爸还能没有天理啊!」妈妈说:「好了,别贫了,去洗澡吧,出来妈给你煮夜宵!」我进了浴室,妈妈洗澡后残留的女人香飘散四处。脱掉粘上粘液的脏衣服和内裤,让热流从头顶淋下,加上那种欲望满足后的轻松,真是浑身舒爽。
  一边涂香皂一边搓洗身体,洒水头的水流冲击力游过我的下体,青少年旺盛的精力和敏感令我的阴茎再次勃起,集中水柱对它刺激它很快变的更坚硬挺拔了。
  我用手套动阴茎几下,忍不住拿起我妈刚换下还粘有我们激情液体的内裤闻起来,脑里竟出现那天那个邻居小痞子拿我妈内裤打飞机的情景,这种感觉一定很类似吧!他一定跟我一样边闻那窒息的味道边想象我妈美妙的阴部,然后游走上我妈的小腹、乳房、乳头,小嘴,或者变态地想插进肛门……不,他一定会更想我妈修长光滑的大腿夹紧他的腰部呻吟的样子,瞧他每次偷盯我妈的大腿的鸟样就知道!
  「小龙,洗好没!」妈妈见我洗得没什么动静叫了我一声。
  我答到:「妈,我忘记拿衣服了,你帮我去房里拿来!」其实,我要妈妈进浴室来,当然有些潜意识里不能说白的念头。妈妈刚进来我就把她抱住移身入浴室内,手上下不停抚摩她,嘴在她脸上狂亲一通。妈妈被我突然袭击,气喘不过又不敢弄出声响,怕万一我爸出来看见。
  她轻声说:「你想弄死妈妈啊,抱这么紧呼吸不了了。快把门关好!」我有点急地用右腿抬起推门,门砰的一声关上。我和妈妈都心里吓一跳,那关门声够响的!都是我猴急的动作,做事不细心。
  妈妈看下我挺起的下体小声骂道:「你啊,连偷吃都不会打算,妈上辈子真是欠你的!」我哈哈笑两声,贴上妈妈的身体,她的薄睡衣已让我挂满水珠的身体弄得有点湿。
  但她怕脏了不好办,就跟我说:「妈用手帮你解决吧,刚换的衣服弄湿了麻烦,得进你爸睡觉的房间换!」妈妈让我靠在浴缸旁的墙壁,她蹲下身帮我抚弄,我不时去抓妈妈的乳房,享受它给我的饱满细腻手感。
  眼光在妈妈身体上下扫描,欣赏她那标致的少妇三围,特别是圆翘的臀部,在这种俯身的姿势一览无遗,使我想入非非。
  「妈,你帮我用嘴吸吸吧!很难受,射不出来!」我妈一般并不太愿意这样,以前她只帮我口交过三次,还是我再三要求或不得已的情况下做的。第一次是在外婆家村子的小果林里,她怕被人发现,不愿脱衣服,只好用嘴帮我吹。
  那次真是爽呆,没四五分钟就射了。第二次是妈妈来了月经,摸遍妈妈全身但不能插入让我排泄不了,一直处在兴奋勃起状态,搞了一个多钟,甚至乳交也射精不了(这个妈妈倒不反对,而射精在妈妈的丰满胸乳或平滑小腹是另一种享受),妈妈帮我吹了;第三次是在我和妈妈旅游时,拘束较少我们都比较放得开。
  我拉妈妈到一个道观的偏墙,妈妈趴在地上我从后面插入手绕到妈妈胸前握住她的乳房。我挺一下妈妈就配合我把臀部抬一下,门口不时有游客的吵闹声,我们尽力放小动静。所以搞半个多钟我一直没到高潮,这种地方太危险,妈妈就帮我吹了……这次在浴室,我要求口交的时候妈妈没说什么,只是让我躺在浴缸,她把睡衣和内裤脱下挂在门上,然后赤裸地伏在我下身吮吸我的阴茎。
  妈妈丰满的乳房贴在我大腿和膝盖之间来回微微移动摩擦,红润的嘴唇出水般柔嫩,像她蜜桃般的阴唇扎吸着龟头,趴着的姿势使她的曲线玲珑的腰部向下沉,臀部圆翘地抬高刚好与我的视线水平,透过对面的换衣镜妈妈的整个饱满阴部和修长大腿毕现眼底。
  我使坏地看着镜子抬起脚用脚趾去捅磨妈妈的肛门、阴唇缝隙,妈妈含着我的阴茎突然刺激让她不由喉咙里发出「啊」的一声,「坏蛋,手脚规矩点,妈妈可要生气了哦!」我说:「怪不得强子说,世界上最美的阴部就是充满感觉的阴部。妈,你的下面感觉也太明显了吧!」「你再胡说,我打你啊!那个强子是谁,别老跟这些不正经的人呆在一块。」「强子就是那次在果树林里的小强(蟑螂)啊!」妈妈听了扑哧一笑,而后脸红热起来。那次在外婆屋后的果树林妈妈帮我口交时,我们手忙脚乱,我虽爽翻也四处张望是否有人过来。我靠在一棵不大的树杆上一动树就摇晃,农村的地方,特别是树林里,蚊虫,毛毛虫之类不少,加上夏天,我尽顾上面树叶会不会掉什么怪虫而忘记下面了。
  妈妈跪直着帮我口交,裙子拖到地上,一堆枯叶里爬出的一只蟑螂顺着她洁白的衣裙内沿,钻进妈妈下部,爬到内裤,妈妈吓得跳起来,本来我就接近高潮,妈妈抓着我睾丸的手闪然松脱,我的阴茎弹滑出妈妈的口中,压力顿时释放,竟快感无法制止地射精了,于是妈妈的脸,胸和裙子都星星点点粘到精液,连先前准备搽拭精液的纸巾都没用上,本来是打算射在妈妈口中,她再吐到纸巾中的。
  这个意外常成为我们秘密的笑话,每次说到它妈妈都脸红,我心理也有种无法形容的快乐,从此蟑螂成为我们有性暗示的代名词。
  【完】